请和男二在一起唐苏,顾清-第2章 快要死了?

第2章 快要死了?

“唉......”

唐苏坐在湖边,发出了今天不知道是第几声叹息。

她自从那天晕倒醒来之后,就被花和柳两个人禁锢在床上,躺了好几天,不过也正好给了她时间去消化她穿越了这件冲击事件。

没有什么天打雷劈,没有什么车祸爆炸,更没有什么被人暗算,她就只是睡了一觉,醒来就穿越了??

若说,如果只是穿越,她倒也不必这么愁,可是她偏偏穿越到了一本书里,一本她最近才看过的书。

如果只是穿越到书里,那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可是她好死不死穿到了这本书最惨的恶毒配角身上。

唐苏林,是她在书里的名字,而这具身体的身份,则是林国的公主。

倒确实是不负其名,这位林国的公主来到了主人公所在的宁国,成了邻国的公主。

至于这本书,是她前世无聊刷博时,看到有营销号发的广告推广然后随便打开的,讲的是现代杀手的女主人公因为事故穿越到了古代,嫁给了扮猪吃老虎的太子,然后产生的爱恨情仇的故事,剧情很俗套,但对于当时的唐苏来说,正好是打发无聊时间的厕所读物。

而书中的唐苏林,正是故事发展到一半时用来促进男女感情的工具人。

在书里,随着父兄来宁国串门的唐苏林,一看到男主人公就对他一见钟情,然后求了自己的父王准许她留在宁国做客的要求。

就这样,唐苏林就名正言顺地住进了太子府。

但是当时的女主与男主已经成亲,唐苏林贵为一国公主,是不可能当妾的,于是她便动了歪脑筋,三番五次地打扰男女主的进展,只要各种误会希望能让他们的感情破裂。

本来到这里都还好,但唐苏林在看到计划落空之后,便对女主起了杀心。

但是女主是谁啊?

21世纪的金牌杀手!

早就看破了唐苏林的伎俩,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所以唐苏林每次去整人的时候,都会变成被整的那个。

但是唐苏林就是个打不死的小强啊,这次昏迷也是,本来是唐苏林想要推女主进湖里的,反而被女主推进了湖里,结果一命呜呼,把在21世纪睡得很好的唐苏拉了过来。

唉!

唐苏仰天长叹,她这是遭了什么罪啊。

当然,像唐苏林这样的角色,放在这种小说里就是炮灰般的炮灰的下场。

在小说里,唐苏林落水恢复之后,倒是安静了一段时间,但谁知道她在这期间竟然秘密托人从林国带了无色无味且效力惊人的毒药。

这次女主角倒是没能防备,所幸唐苏林身边的一位侍女实在看不下去,在女主角喝下前制止了,这才让女主角免遭毒手。

在外征战凯旋而归的太子回来听闻此事,怒不可竭,以战功向皇帝请命,将唐苏林遣返回国。

就在唐苏林回国的时候,女主早已经派人在途中埋伏,在路上将唐苏林射杀。

所以说死亡就是这个身体主人不可避免的命运啊。

等等!

落水之后??

唐苏猛地反应过来,不就是现在吗?

这么说她离死不远了?

苍天啊,大地啊!她不说有多大成就对社会有多大贡献,但也算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少女啊,怎么莫名其妙的穿越了还马上就要死了呢?

这不坑爹呢嘛!唐苏使劲往桌上扔了把果皮。

不不不,冷静点想想。

触发这个条件应该是要唐苏林下毒毒害女主角才成立的,可是原来的唐苏林已经死了,现在的她肯定不会自讨苦吃去触这个霉头的。

那么只要她不去招惹女主,就不会惹怒男主,就不会被半路暗杀,就能逃过这劫的吧?

唐苏赞同地点点头,随即又皱起眉头。

杀她的人是女主,男主只是起了个推波助澜的作用,以原书女主眦涯必报的性格,难不保女主早对她起了杀心,只是她现在还在宁国的土地上,不方便出手罢了。

她现在是还在宁国,就算逃过了下毒被杀事件,那等剧情发展男主登上皇位,封女主为后,那她就彻底失去在宁国的理由了,然后就会被送回林国,在路上被女主暗杀......

这不是完全没逃过吗!摔桌!

太阳穴有尖锐的刺痛感,唐苏伸手揉了揉。

那么......现在该怎么办呢......

眼睛看着平静的湖面,唐苏的嘴里还磕着瓜子,思绪却有些飘渺。

问柳已经在旁边看了好久了。

只见她家公主一会点头一会摇头,一会哭一会笑的样子,她忍不住想,公主该不会真的傻了吧?

她家公主自从落水醒来之后就变得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不仅对她和花设防,就连行为举止也变得奇怪了,经常喜欢掐自己,在床上的时候也就只是躺着不说话,不如说说了也是她们听不懂的话。

御医说是丧失了记忆,其他身体方面并没有大碍了,但是花总在旁边哭丧说公主傻了,害得她也跟着胡思乱想起来。

毕竟也不是公主第一次失忆了……

“公主,您才从水里救上来的,怎么还敢挨着湖?”问柳出声打断唐苏的思考,待她走近,看到石桌上的一片狼藉时,眼角忍不住一抽。

唐苏是偷溜出来的,竟然还会带着这么一堆吃食出来。

这不是她家的公主,她家的公主虽然任性,但是自幼习礼,举止最是大方得体的。

失忆了,公主失忆了。

问柳这样安慰自己。

唐苏回神,见是问柳,认命地叹了口气,张嘴就将已经在唇边待命很久的瓜子一咬,发出“喀”的声音,将瓜子仁快速吸进嘴里之后,把壳又随手扔在了桌上。

“你家公主我啊,不是那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人,总不能以后都不见水吧?”唐苏摆了摆手。

“什么蛇和井绳的......这比喻倒是有趣,公主您还是一样聪明呢。”

“???”唐苏身子猛地一晃,面露惊奇,这句从古流传至今的名言名句,在这里反而是没有被听过的?

唐苏假意摔倒的身姿搞笑,问柳见状,眉毛又是一跳。

“公主,您身子还未好利索,吹不了太久的风,还是随奴婢回去吧。”在公主大好之前,绝对不能让公主出来丢人现眼!

“知道了知道了!”这才刚逃出来多久啊,就又被找回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紫阅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200050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