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敖夙,洛生-第1章 爸爸还是那么帅

第1章 爸爸还是那么帅

“诶,这几天见着住234那孩子没?”

“见呢天天见,怎么了?”

孙阿姨拉着隔壁家的王奶奶靠边说话,刻意压低了嗓门仍然大得整个楼道都能听得见,“那孩子最近仿佛变了许多?”

王奶奶乐呵呵锁了门,这会儿正要去菜市场买菜,听闻这话儿笑得牙不见眼,“孩子还小嘛,一天一个样儿,有啥可奇怪的?”

“不是那孩子以前见了我跟老鼠见了猫儿似的躲着走,不单单是躲着我,见着谁她都害怕,胆子跟那小猫崽有得一比,可这几天你猜怎么着?”

说话的这位孙阿姨大约有个四十来岁的样子,女生男相长得五大三粗不说,连脸也是国字脸大眼睛大鼻子,要是不笑的时候还怪吓人,笑起来就更像坏人了,平时不招孩子喜欢,更不招楼下234那孩子待见,见了就瑟瑟发抖躲着跑。

她稀罕道:“就这几天,见了我,那孩子就笑眯眯冲我打招呼,乖乖地喊阿姨,听了我这心里头熨帖,软得跟什么似的。”

“王婶子,这孩子来咱小区有两年了吧?从小丁点儿大还不会说话就被她那没良心的妈带过来,住这么久我就没见过她喊咱一声姨,平时远远见着我就躲开,嘿,猛不丁被喊几声还怪不习惯的。”

王奶奶道:“咋地?喊你一声姨,你还喘上了?瞧你给得瑟的!”

五大三粗的老阿姨乐得找不着北儿,她这辈子就不招娃娃们待见,自家孙子孙女因为怕自己被儿子媳妇带出去外面住,被那孩子一亲近她这心里可不就是高兴?

“哎,您这是去买菜吧?那您去吧,我得赶紧做俩好吃的,听说小孩子吃蛋羹好,我给蒸碗蛋羹,再炖个排骨汤,回头给那孩子送去。”

王奶奶一听乐了,感情这阿姨还当上瘾了?要她说这小孙这把年纪了给人当个奶奶也行。

想是这么想,可不敢这么说,回头该炸了,王奶奶叮嘱道:“这孩子活泼外向点是好事,你回头要是跟人家说话可得小点声儿,就你这破嗓门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凶人家孩子呢。”

“音音这孩子乖巧懂事,我可不许你欺负她。”

“行行行,我还不知道用您说?”

话音刚落,俩人还没告别呢,就听楼下传来动静。

她俩老胳膊老腿儿速度却不慢,齐齐趴在三楼走道阳台上拉长了脖子往下看。

远远的小小一团的孩子一摇一晃拖着个大口袋往里面走来,她耷拉着小脑袋,小短腿有一步没一步地走着。

身后跟着一条大黑背狗,那狗正摇着尾巴跟在孩子身后,汪汪地叫着。

团子转过脑袋,对那狗不知道说了什么,那狗立马安静了不再叫唤,却是亲昵地拿大脑袋蹭团子的脸,仿佛在安慰她。

楼上王奶奶和孙老阿姨看得津津有味,笑眯眯说:“这孩子准是没捡着瓶子,正难过着呢。”

“赶紧的,我家里还有些糖,我抓一把过去正好安慰安慰她。”

团子费劲巴拉地迈着小短腿上了楼梯,好不容易爬到二楼了,累得直喘气。

“哟,小音音回来了呐?”

团子抬头看。

一只大手张开放在她跟前,上面一捧五颜六色的糖果。

团子瞪大了眼睛,“孙姨。”

老阿姨往她跟前的小兜兜里塞了进去,笑眯眯摸了摸她小脑袋,“又没捡着瓶子?”

“阿姨不是跟你说了?现在到处垃圾分类,捡不着是正常的,回头阿姨把家里的瓶子都委托给你卖,每个让你赚一半好不好?”

团子立马惊喜地拍手,“孙姨真好!”

她还软乎乎地贴上去抱着人阿姨的胳膊晃悠,马屁随口就来,“音音最喜欢孙姨了!”

胖乎壮实的老阿姨立马笑得牙不见眼,多好的孩子啊,又乖又甜,以前咋没发现这孩子这么讨人喜欢咧!

她也不是舍不得家里几个瓶子废品的钱,上回跟小音音提过,说把家里的废品都给她卖,可人家音音年纪是小,却非常知礼,说那什么无功不受禄?不能白收她的东西?

这可稀罕了,这孩子才三岁,就晓得什么无功不受禄了?连学都还没上呢,也不知道哪儿学来的。

也因着有这么一出,孙阿姨就另外想了个办法,给孩子一半分成委托她来卖,至于另外一半,平时偷着补贴孩子,没事给弄点零食小菜吃吃就得。

中午的时候,团子抱着张凳子站在上面,打开了电饭锅,里面刚煮好了一锅白粥。

略微稠了些,团子皱了皱鼻子,嘟囔道:“坏了,音音米放多了。”

她有些懊恼,米放多了就意味着浪费了米,这些米能让她多煮一顿呢,团子顿时心疼坏了。

不一会儿,门敲响了,团子下了凳子,啪嗒跑出去开门,孙阿姨壮硕的身体挤了进来,捧着两个大碗放客厅缺了脚的小桌子上,招呼道:“吃饭没?阿姨家里多煮了些,弄来给你尝下。”

走出门的时候,孙阿姨摸着侧脸笑得一脸荡漾,这可是有生以来头一回被小孩子亲亲,软乎乎的可甜了。

团子坐在小板凳上,跟前的小桌子非常矮,刚好够得着她的高度。

她就窝那,小小一团,捧着碗小口小口吃,每一口都非常珍惜,白花花的米粥真好吃,孙阿姨家的蛋羹也好吃!

就是、就是……

她抬头往破旧窄小的小屋四处看了一遍,好像感觉少了点什么。

年幼的团子觉得,她好像曾经住过很大很大的房子,有……爸爸陪着?

她昨晚做梦梦见一个叫爸爸的人给她讲美人鱼的故事,哄她睡觉,跟她说晚安。

团子唇角抿起一抹笑,有些羞涩,眼睛却亮亮的,要是梦里的爸爸是真的就好了。

大黑背顶开门进来,嘴里叼着块肉骨头,放小主人身边,冲她汪了一声后有滋有味地啃了起来。

团子伸出小胖手在它脑袋上摸了摸,“大王你回来了。”狗子顺势蹭了蹭她手心埋头苦吃。

这条黑背是条老狗了,也很聪明,知道小主人养活自己都很难了,所以每顿它都自己外出觅食,养活自己,要不是人类小主人不吃肉骨头,它还想多弄一份回来养活小主人呢。

孙阿姨弄来的蛋羹和排骨汤分量都很多,团子本来想留一些到晚上吃,她盯着大王脑袋看了几秒后,拿出另一个碗,扒拉了一半蛋羹进去,又舀了好几块排骨,放到黑背面前。

“给你吃。”

黑背盯着那碗蛋羹和排骨兴奋嗷一声,白白的小胖手又将碗拖回来,团子认真道:“大王,这是孙姨给的,孙姨他们家昨天和前天都遭贼了,你晚上去帮孙阿姨看看好不好?”

大王是团子给黑背取的名字,这只高大威猛的黑背狗同团子一样都是没人要的小可怜,唯一不同的是,团子弱了吧唧一推就倒容易受小朋友们欺负,这只黑背狗则不同。

它体格好又凶,威风鼎鼎的,在这个小区里是猫猫狗狗间的无冕之王,没有哪只猫狗愿意招惹它,就连一些皮上天的小朋友见了它也是绕道而走。

团子以前不懂,见黑背跟她一样可怜,于是感同身受,经常同它分享好不容易得来的吃食,久而久之,黑背狗就跟团子成为好朋友,走到哪儿都跟到哪儿。

团子见黑背长得威风鼎鼎又霸气,别的小朋友还怕它,觉得很厉害,于是见识贫瘠的文盲团子给黑背取了名字叫大王。

在团子眼里,大王是跟她同病相怜的小可怜,好朋友,而在黑背大王眼里,它老人家勉强跟着这只人类团子不过是看她可怜兮兮,它黑大王看在几顿零食份上保护下她罢了,一团子一狗想法背道而驰,但相处却是融洽极了。

黑大王智商很高,团子边说边比划,指着孙阿姨家多说两遍它便听懂了。

团子还语重心长地教育狗狗,“孙阿姨对我们好,我们要知恩图报才行。”

团子并未发现,她会说的话越来越多了,懂的成语词语也越多了。

黑背摇着尾巴欢快地汪了一声,冲上去呼啦呼啦享受美食。

团子知道,大王这是同意了。

她小脸上偷偷绽放出一抹笑,真好,如果能帮到孙阿姨家就更好了。

半夜的时候,楼上孙阿姨家果然传出几道汪汪的狗叫声,紧接着噼里啪啦一阵响,随着一声尖叫声和叫骂声,整个小区都让吵醒了。

附近民警半夜赶来,孙阿姨穿着睡衣,手里拽着个蒙头蒙脸的小伙子,气急败坏地骂着,“好你个臭小子,接连三次来我家偷东西,我这是招你了还是惹你了?我就奇了怪,我们家又不是金窝银窝就这么招你惦记?”

等到那小偷被另一个警察铐上手铐带楼下车里去了,她跟另一个留下来了解情况的办案警察指着黑背狗说:“警察同志,多亏了这条好狗警醒,是它给咱抓出小偷来的。”

警察低头望去,见一穿着宽大小裙子踏着塑料拖鞋的三岁女孩儿牵着黑背狗,乖乖地站在那,见他看过来,仰着小肥脸,睡眼朦胧的圆溜双眼弯成半月,分外讨人喜欢。

“警察叔叔,它叫大王,是我的好朋友。”

警察笑了,问说你叫什么呀?

团子奶声奶气回答:“我叫音音,声音好听的音。”

介绍还不忘自夸,逗乐了在场众人,因为深夜遭小偷被吵醒的不愉快气氛一扫而空。

几个围过来的邻居搓了搓凉飕飕的手,跟着笑眯眯夸了团子几句,又把团子那条狗从头到尾夸了一遍,孙阿姨说明天给大王煮俩不剃肉的大骨头吃!

小偷被警察抓去了,这个破旧的小区恢复一片宁静,关了灯,孙阿姨跟老伴感慨道:“要不怎么说好人有好报呢?我今天刚给音音煮了蛋羹排骨吃,晚上她的狗就给咱家抓了小偷儿,这孩子咋对她都不亏!”

“就是可怜哟,年纪小小的怎么就摊上那么个不负责任的亲妈,把孩子丢这儿不管了,不管吃喝不管拉撒,从来就没见她给孩子买过一件衣服,都是咱们小区里的孩子不要的给她捡回去穿。”

“你说她那个没良心的妈都有多久没回来了?有半年了还是一年?”

“我跟你说话呢,你倒是吱个声儿?”

身旁传来呼呼的打鼾声……

孙阿姨:“……”

团子牵着黑背在警察叔叔的陪伴下回了屋,锁好门上床。

黑背就蹲在她床下,那里有不要的旧毯子摊了个窝儿。

团子迷迷糊糊跟黑背道了声晚安,就沉沉地睡去。

黑夜来临。

团子在迷雾中,似乎又梦见了那个叫爸爸的男人,只是这一次,似乎不是同一个人。

但是没关系,爸爸还是那么帅,那么好看,团子迫不及待地冲他跑过去,喊道:“粑粑!”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紫阅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200050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