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奢想的百分百吻合第5章 初吻-不敢奢想的百分百吻合第5章 初吻阅读

第5章 初吻

一个月之后,一连三天的期末考试终于结束,同学们都松了一口气,准备迎接短暂的暑假,马上就升上高二,离高三不远了,大家都期盼这短暂的假期给自己稍微喘息一下。

放学后,沐静冷想去下购书中心,在校门口就和阳阳道别。欧阳婧前脚刚跟她拜拜,莫子龙后脚就踏出校门,跟着欧阳婧的方向。沐静冷火速拿出手机,飞快的发个微信提示欧阳婧,【阳阳,莫子龙在你后面,走慢点!】刚好公交到了,沐静冷就没看向他们的方向,直接上车到购书中心。

到了购书中心,沐静冷会先去漫画那边看下,因为那是她从小就喜欢的东西。其实也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喜欢?具体说不出来,以前可能会觉得自己长不大,后来又发现二次元以搞笑夸张的方式暗讽社会百态,无厘头的同时又富有人生哲理!总是可以从中的一两个章节得到一些体会!

拿出其中一本翻看着,突然感觉到旁边有一道视线,抬眼一看,是他的救命恩人王一洲,礼貌地向他点下头,没跟他说话,就继续低头看。

王一洲礼貌地说:“你好,你也喜欢看这些?”

沐静冷:“也?”其实不太想理他,不过想到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就勉为其难地回一下。

王一洲:“嗯,我也喜欢。有时候很压抑,看看这些整个人都是轻松了!不过像东京食尸鬼这些重口味的还是有点受不了!”

沐静冷:“你可真是一个宅男!”

王一洲:“……”真够毒舌的。“那喜欢看这个就是宅,你不也是吗?”

沐静冷:“我没有不承认。”

王一洲:“……”

沐静冷瞟了他一眼:“你有什么好压抑的?”

王一洲:“说了你也不懂,只是徒增你的烦恼,你还是认真学习吧!”

沐静冷:“看你外表挺阳光的,没想到内心这么阴暗。”

王一洲:“……”我是被消遣了吗?“我说,你一定要这么毒舌吗?好歹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会不会聊天啊?”

沐静冷:“天堂地狱由心造,天使魔鬼一念间!”

王一洲愣住了,确实,有时候压抑真的是自己有些事情想不开,没想到小姑娘说出这个,突然有点豁然开朗。“你不是才16岁吗?会说这些话?还是,有哪个神明附身了?”左右打量着她。

沐静冷:“建议你看下《银仙》,拜拜。”说完就往教辅那边走去。

这就走了?什么仙来着?算了,跟她又不是很熟,继续看自己的。

王一洲走的时候,刚好看到沐静冷也提着几本书往外走,就跟上去。“妹妹,你刚跟我说看什么仙?”

沐静冷总是不能直面回答他的问题,冷眼看一下他“你也走这条路?”

王一洲黑线:“怎么说得我跟踪你似的?”

沐静冷:“ha?就说你内心阴暗,怎么会把也走这条路理解到你跟踪我?”

王一洲抓狂,不过好男不与女斗,“我去坐公交。”

沐静冷脚步听下来,以特有深意并很不解的目光看一下他,“你也坐公交?你不是应该有专职司机的吗?”

王一洲:“我跟我妈约定好,大四之前我都打车或坐公交的。我很接地气的,话说我也是个平民好不?”

沐静冷没再跟他搭话,也对,他们这种豪门不需要什么物质上的东西来加持证明自己。继续走着,走到公交车站后,靠着广告牌等公交的到来。

王一洲面向她,拿出手机准备搜索,“你刚推荐我看什么?”

沐静冷:“《银仙》,名字上像灵异鬼怪的漫画,其实是轻松搞笑的四格漫画,你不是想放松吗?手机给我,我帮你搜。”

沐静冷在码字,王一洲低头看着。又是一个壮实的中年大妈,经典的一幕要出现了。沐静冷搜完抬头准备把手机递给王一洲的空挡,赶车的壮实大妈飞奔过来,撞了一下王一洲的后背,然后壁咚……(羞羞)

王一洲双手撑住广告牌,两手之间是沐静冷,本来男人低头看女生码字,女生抬头准备还手机,就这么电光火石之间,两人的唇就这样这么巧合地接触上了,接触上了,接触上了……

大妈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终于在汽车启动的前一秒上了车,然后公交也开走了,留下还是保持这个“广告牌咚”加接吻动作的两个人儿……

双唇碰到的那一下,沐静冷大脑“轰……”,爆炸完之后大脑一片空白,突如其来的吻,没有任何防备,而且是她的初吻!初吻啊!从没想过初吻会这样毫无预兆地被夺走了!她没了反应,其实更准确的说,是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而且为什么他的唇还不离开?

王一洲着实被吓到了,想了无数次,也想了无数个温馨的场景如何主动地把自己的初吻献给他心目中那个宇宙无敌超级可爱的女友!结果她那个宇宙无敌超级可爱的女友都还没有出现,就被动得献出了他珍贵的初吻,珍贵的初吻啊!而且这个姿势,任谁看都是他主动!而且还强吻了小姑娘!该如何面对她?该如何面对他的好基友靖凉?

动作还在定格,一起等公交的大爷只看到小姑娘被强吻,没看到壮实大妈撞了那男的,而且见小姑娘穿得是校服,大爷看不惯长得正儿八经的男人是这样占一个学生的便宜,忍不住道:“喂,你还要吻多久?小姑娘要我帮你报警吗?”

王一洲这才反应过来,马上离开彼此的距离,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沐静冷呆若木鸡地说:“不用,谢谢。我们认识!”

1秒之后,沐静冷的公交到了,脸红彤彤的她把手机还给王一洲之后,以光速跑上车,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大爷看着王一洲,嗤之以鼻,“年轻人,现在我国女生比例不少的,赶紧找下家吧,不要欺骗学生妹的感情!”

王一洲:“……”百口莫辩……

公交车上。

好热!脸好烫,耳朵也好烫,整个身体都好烫,在公交上虽然有空调,但是沐静冷还是觉得脸好热,头好热,好像脑充血似的!心脏也跳动太快了吧!手一直压着它,都快跳出来了!冷静冷静冷静!幸亏公交到了,那个场合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他?这样跑掉,不是逃避吗?可是那么好的机会,不跑吗?冷却一下,待事情过一段时间再去面对他会稳妥一点吧?那是意外吧,也不能怪他,啊!!!(心里演着乱抓自己头发的镜头,烦!)什么玩意啊?好尴尬啊!最在意的是,我的初吻啊!!!仅有一次的初吻!!!都还没想过男女之间的事情,怎么就被夺走了?!QAQ,对哦,这不就是小时候爸爸妈妈亲我,哥哥亲我那样吗?不是跟自己男朋友不算,不算不算的!努力的甩头!恢复面瘫,给自我洗脑中……

另一边,大爷也上车了,留下王一洲还在等车,刚那软软糯糯的触感还在,原来女生的唇是这样的,王一洲傻傻地笑了笑。额,打断!怎么这么色?要不要跟她解释一下?可是问靖凉拿他妹妹的电话,会不会太唐突?如果问起来为什么要电话怎么办?暂时还做不到若无其事,待会让靖凉知道了怎么办?还有拿到电话怎么解释好了?待会越描越黑,不行不行!她这么毒舌,误会越来越深就不好!对了,问下度娘,“不小心吻到女生怎么办?”马上在手机上飞快地码字。咦,还真有……

“回复一:不怎么办,直说自己是不小心道个歉完事。”嗯,有道理,道歉是必须的。

“回复二:那就好好享受爱情的美妙。”这兄台,没有感情怎么谈恋爱?是来搞笑的吗?

“回复三,心里别乱想就是。”对对对,没什么好想的。只是如果是小姑娘的初吻怎么办?为了初吻跟小姑娘试着交在?没有感情基础谈什么恋爱?我是不是有病?只是初吻,又不是偷尝禁果?额,怎么偷尝禁果都想出来?打断!不喜欢跟人家交往不是耽误人家吗?而且这个时间段她应该好好学习,努力考上理想的大学的吧!婆妈的王一洲还在想着各种可能……

沐静冷回到家,犹豫着要不要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阳阳,问下阳阳该怎么办?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打开微信,打了几个字“我被亲了”。不不不,这样很容易让人遐想联翩,还是不要这样写,删掉。这时阳阳发来语音,“沐沐,我谈恋爱啦!我的春天来了!现在方便电话吗?”今天是怎么了?都这么劲爆?给阳阳拨去了电话。

电话那头秒接,传来异常亢奋的声音。“沐沐,我好开心啊!你知道吗?我居然跟莫子龙谈恋爱啦!”

她冰冷地打断那边的激昂。“停!声音能下调吗?耳朵受不了!能告诉怎么回事吗?这么劲爆!”

“能能能!冷冷,你真的是我的福星,刚你不是发微信给我叫走慢点吗?我就是光顾着看这个微信;不小心绊倒了,在我以为我将要跟大地来个亲密接触的时侯,一只宽大的手拉着我!而那只宽大的手就是莫子龙的!他拉得我!他那只手……”阳阳又开始花痴一段时间了。

必须抓回重点,沐静冷道:“然后呢?”

欧阳婧发现自己跑题了。“哦,然后我看到气氛很好,就直接跟他告白,我还以为他不会马上答复或者马上拒绝,结果他说那就做他女朋友!”

沐静冷狐疑:“就这样?难道他也暗恋你很久?”

欧阳婧甜甜蜜蜜地:“嗯,就这样!我到现在都不太相信,好不真实的感觉!不过我掐过自己大腿,很痛!是真的!嘻嘻!”

沐静冷:“他一直暗恋你也有可能。我家阳阳长得这么好看,在他那堆粉丝之中就数你长得最标致了!”

结果,重色轻友的阳阳同学第二天开始就跟莫子龙同学亲亲密密地,直到假期开始,沐静冷也没有跟她说初吻的事情,沐静冷也刻意不去想,一直让自己专注地学习。

因为爸爸沐嘉言的关系,沐靖凉的工作室有机会可以参加驻日大使馆举办的晚会,有两个节目可以演出。哥哥问沐静冷要不要一起去大阪,因为她每年暑假都去大阪,一是因为爸爸之前在樱花国留学结识的好友在大阪开了间温泉酒店,爸爸以前每年都带他们两兄妹去,以致于形成了一种习惯,好像省亲似的;二是沐静冷喜欢到那里看各种可爱的东西,还有吃她最喜欢的大阪烧、章鱼烧!可是哥哥说他们三个一起去演奏,那不就是说王一洲也在?尴尬了……去就去吧,总得面对的,逃避可耻,而且美食当前,唯美食不可辜负!

出发的日子在十天后,这几天沐静冷打算拉小提琴打发时间,一天到晚学习,大脑得放空一下。刚开琴发现松香快用完了,其实还是能用,就是临近期末考试这一个月没拉,好久没去碰的东西,总得有点拖延症,先去琴行买个松香吧。

离琴行还有10米,好巧不巧,沐静冷遇到了王一洲,还没做好任何准备面对他,正好他背对着她,他应该买完出来了吧。应该看不到她的,赶紧进去琴行买完走人。

正在她犹豫买哪块松香的时候,又是像在购书中心那样,旁边来了一个人,那个人还直接搭话。“买这个好!你帮你哥哥买吗?”

面瘫的沐静冷:“不是。”

王一洲:“你自己?你也是拉琴的?”

王一洲觉得自己问得有点白痴,她家是艺术世家,不会才奇怪,“那也拉大提琴?还是像你爸爸拉小提琴?”

沐静冷:“都会。”

王一洲:“……”他想解释上次的意外并道歉,可是面对面前这个冷面女,摸一下鼻子,“有空找个地方坐一坐吗?”

沐静冷想着是该说开的,以后还是会见面的,“好!去哪?”

王一洲:“随便。”

沐静冷:“你这个随便是指因为你不知道去哪里?还是你其实心里有选择,但又碍于不知道我想不想去?”

王一洲:“……”无力招架,可沐静冷也真是说中了他,每次他说的随便就是真的不知道去哪里?他有想去的的地方一定会说出来,当自己不知道去哪里?或者心中几个选择但选择困难的话,就会跟人家说随便。

王一洲:“奶茶店?冰淇淋店?你选一个。”

沐静冷:“那去奶茶店吧!”

来到奶茶店,店员:“请问两位喝什么?”

“蜜桃乌龙,谢谢!”王一洲和沐静冷异口同声。

店员笑了一下,“好的,两杯蜜桃乌龙,请稍等。”

王一洲:“你也喜欢蜜桃乌龙?”

沐静冷冰冷地点头,望着窗外,王一洲以为她又不理他,组织着语言准备开口,结果那边突然响起了声音,“你也是初吻?”

王一洲:“……”幸亏没喝东西,绝对喷出来!“嗯,啊,是的!”

沐静冷这时转头看下他,还是那样面瘫,再次发问,似乎表达对他说的话不相信,“真的?”

王一洲:“怎么?不相信?”

沐静冷面无表情地说:“也不是,如果跟哥哥同岁的话,应该也20了吧?确认一下而已。看一下自己有没有吃大亏,那大家都初吻就扯平了!”

扯平?发生什么事情?不用道歉?现在的女生都这么看得开?还有什么20岁才初吻确认一下?王一洲不爽,“喂,妹妹,什么叫也20岁,20岁初吻就不能留着?说明我是绝世好男人!不滥情!”

沐静冷还是那样冷冰冰的,斜眼看下他:“哟,还挺自恋的,绝世好男人?!呵,看你这个样子,是没时间谈恋爱吧!”

果然还是无力招架,可沐静冷再一次说中了他,好像他什么都不用说她就能心神领会。确实,家人不喜欢他专注于小提琴,从小就被教育着继承家业,不能练琴耗费太多的时间,要花更多的时间去学习,课外就去看中医的书,了解制药行业,必须要考全国最好的大学。以他的长相,他的家世从来就让不缺乏追求者,他也没有心思去关注身边的女生,根本是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谈恋爱。虽然是含着金钥匙出生,但因为是独子,他的人生从一出生开始就被规划好。所以他经常觉得压抑就是这个原因,想着毕业以后就要继续家业,时间越接近就越压抑。王一洲叹息:“哎,你怎么知道?”

沐静冷其实不想说什么的,只是看他外表装得乐观开朗,其实内心忧郁就有点于心不忍,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好像有点想治愈他的感觉?“上次在购书中心你说压抑啊,联想到你的家世,我就随便猜测一下。但是起码你知道你自己的兴趣爱好是什么,也为了自己的兴趣爱好努力着!有些人是因为生活所迫而不得不抛弃,好歹你目前还能做着你自己喜欢的东西。如果你的生活以知足为中心,你会活得很快乐!反正你和高峙,两个极端,一个是趁着有机会赶紧玩,一个是自己钻牛角尖。一开始你说高峙家是BC集团,我就觉得奇怪,他的家世怎么可以任由他这样走痞帅路线?后来想下估计是高峙在做某种抗议吧?”

王一洲:“被人规划好的人生是真的不好受,我也不想钻牛角尖啊!不过,妹妹,我是第一次听你说这么长的话,你用痞帅来形容高峙真的很精辟!哈哈哈”整个人无形中得放松了!

沐静冷:“那以后我尽量控制在三个字以内。”

王一洲:“别别别,对了,还是郑重地向你道个歉,对于那个意外真的很对不起!”

沐静冷:“你又救过我,然后你的也是初吻,接受你的道歉有点不厚道,大家扯平吧!何况你是我哥哥的男朋友!”男朋友三个字加重了。

王一洲:“……”

沐静冷不露声色地看着这个特别有责任心的人,突然发现逗他还挺有趣的。

王一洲:“妹妹,你为什么一定要把话聊死?”

沐静冷:“因为我是话题终结者。”

意思是对不起什么的不用再说了,大家心照不宣。看到她那一脸冷若冰霜,其实还挺体贴的嘛。

王一洲:“我能不能问你个问题?”

沐静冷:“不能!”

王一洲:“……”空气一度凝结。“喂,你这样我无法接!”

沐静冷:“是你自己问的方式不对。”

王一洲:“那我直接问,你是因为你家是音乐世家的关系所以拉琴吗?”

沐静冷:“自然而然吧,可能自从娘胎就听到,所以觉得理所当然。”

王一洲:“家人没有逼过你?”

沐静冷:“没有。我有记忆自己就会拉大提琴,可能小时候想粘着哥哥吧,我自己也不讨厌,后来就换了拉小提琴。”

王一洲:“没人逼真好!”

沐静冷看他又开始消沉,又忍不住,“我觉得每个人都会有一两件事是被逼的吧。我跳舞就是妈妈逼的,我妈还是个专业的,而且跳舞对身材管理以及表情管理要很到位的!”

王一洲听到表情管理就觉得好笑:“噗嗤,表情管理对你来说真的很难,你就一面瘫!哈哈哈……”

沐静冷给他一记凌厉的眼光,“没听见我把身材管理放前面吗?吃货的世界你不懂!”

王一洲:“那你有怨过你母亲吗?”

沐静冷想了一下:“好像没有,可能有些东西成为一种习惯之后就觉得没什么,只是兴趣不大的话,总会有点拖延,可是最终还是会去做的。我不是一个逃避的人,我觉得改变不了,就要面对。”

王一洲:“跟你对比,我真的是一个坏孩子。我有时候会想,我父母为什么要带我来这个世界?不就是他们自己想要个继承者吗?不是我想来的啊,来了为什么要逼我做各种事情?而且我做得所有事情都达不到我爸的要求,我妈就总在生活上管得很宽,不准这不准那,我也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啊!我觉得我就是他们的傀儡,任由他们摆布!”

沐静冷:“就说你内心阴暗啊,想得这么偏激,说他们当你傀儡有点太过了吧!大多数父母都是爱自己的孩子的,都想自己的孩子成龙成凤,只是表达方式不一样而已!虽然我对你家庭不了解,你会不会当局者迷?他们只是太爱你,所以想你一切都要最好,他们那一代的观念大多都是这样的吧,不是说‘棍子林里出巧女,板子底下出秀才’吗?而且我觉得王恩堂不仅是你们王家的,更重要的是传承。日企没有一定要有血缘关系的继承人来传承,可我们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所以我觉得你肩负的不仅仅是一个企业的兴衰,而是薪火相传,长足发展,是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是一种国家荣誉感,不觉得很伟大吗?”

王一洲:“妹妹,你政治觉悟很高啊!”听她说完,发现自己没有这么抗拒继承家业,而是发现自己背负的是传承,将他们家的名号传承下去,像个巨人一样,男人的责任感和使命感Max!

沐静冷:“难道集团荣誉不是高于个人荣誉吗?”

王一洲:“我从来没有尝试去了解过我爸妈的想法,其实我也不想去了解,可能我不想揭开吧。”

沐静冷:“找个契机问问吧!”

王一洲:“好像跟你聊完之后,心情好很多。”

沐静冷:“其实我不想跟你聊。”

王一洲:“……”果然是话题终结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0-2029  紫阅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20005098号-1